zoeyi

勿忘初衷

年少时,心性漂浮,喜欢热闹,便以为世人都与自己一般。心里盛不下情绪,但凡一丝欣喜愠怒悲戚失落,就像经风的花,招摇着生怕别人不知。
也曾装过几缕无知的心思,悄悄绽放,风过时拍过那人的肩,拂过她的脸,追过他的衣角,落在它休憩的耳边。
后来,不知几时的后来,热闹还是喜爱的,却只是安静地化作一棵树,任风过雨落繁枝锦地,心唯年轮的树。

评论(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