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oeyi

勿忘初衷

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
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

隐士的生活不全是自得,也有孤寂的时候吧,不然春风雨夜后晨起的清新,不应止于怜花惜春之绪。

除却回南天的湿腻,春日其实最是撩人。中原多料峭,南都乱穿衣,气温陡变,仍挡不住破土新芽的生机。被晴晴雨雨的春光挠得心痒,终是忍不住要去踏踏青,溜溜山。而那些想要在春天种花养草的心愿多半也是被那春光撩拨,自己囿于肉身开不得发不了,于是只能寄托于寸土。

去年在雨水那天种的长寿花取名“雨水”,许是名里水汽过盛,伴了个把月就归了尘土。今年在空了许久的花盆里又见倩影,“雨水”化“春分”,喜见花开。

春分,春分,候燕至,候雷声。
是日宜发愿,宜发奋,百无所忌。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