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oeyi

勿忘初衷

去年春天丢了一位很是心仪的人,
今年入春丢了一支最心怡的口红,
友人说你还是不要在春天发愿好了,
我差点当了真。
好在,我还是偷偷许了愿,
也悄悄实了现。

现场体验不尽如人意:乐团水平一般,小号破音,声部不融,观众嘈杂无序。好在,不乏惊喜,比如,就是在这样的预期环境里第一次体验到李老师讲的那种电流通过的酥麻,比如,入殓师和歌剧魅影的经典曲目演绎超出期待,又比如,在破音的小号里看到过去的我和他们。

曾跟着跑山练气,曾陪着练曲咬音,曾为了意见不合争了个不相往来,曾为见了个小得不能再小的世面而举杯相庆;跟飞哥初识于1900,就地在楼梯聊得忘了课时;跟思思为了上个音也会起早贪黑;大号的国宝每次都说要换声部因为谱子太简单还没存在感,但我们都明白他比谁都用心而且不可替代;萨克斯斌靠一曲民谣骗过了面试,唱的什么大家都忘了,只记得那时黑得跟块煤炭似的他歌声令他发光;憨憨的彪哥为了飙个高音把唇吹到长泡;还有那群真的把团当成家的哥哥姐姐和一个孩子气的娜娜……

那段“群臣无首”的时期大家都经历了些不愉快的事情,以致我们都忘了还有那么多欢乐美好的时光。而今,破音也好,嘈杂也罢,浮现的都是欢乐的你我。

缘份向来无由,稍许薄凉就是四散天涯,愿君珍重。

散场的时候下起了雨,真好,多年前那个可遇不可求的愿望今天也实现了。

晚安,梦里老友记,我爱这世界🌧️

评论